鄉村臘月

2019-1-29 9:27:00  來源:黃石日報   我有話說 


  ○韋耀武
  
  臘月給鄉村搭建了一個廣闊的舞臺,舞臺的主色調是“紅”。燈籠是紅的,春聯是紅的,鞭炮是紅的。日子如高掛在屋檐下的一串串小辣椒,熱辣辣,紅紅火火。
  “磨剪子來戧菜刀……”一聲悠長的吆喝從村頭傳來,首先登場的是磨刀老人。臘月了,要剁肉餡,要殺雞宰鴨,要剖魚,沒把利刀可不成。磨刀人的吆喝還拖著尾音,肩上的條凳還沒來得及放下,各家各戶的主婦們已奔出門,磨刀人腳下不一會兒就攏上了一堆刀具,仿佛新開了一家鐵匠鋪。磨刀人放下條凳,一屁股坐上,在磨刀石上先灑上點水,粗糙的手抓起一把刀,舉在眼前,瞇著眼來回瞅,又伸出拇指在刀口上試試,握著刀在磨刀石上來回“嘶啦嘶啦”地磨著,磨一會兒再灑上點水,試試刀鋒。磨著磨著,磨刀人的腦門上有細密的汗珠滲出,那些卷的鈍的銹的刀們,漸漸透出亮色。主婦們等著磨刀,卻也不閑著,你家年豬殺多大,他家娃兒啥時候回來,東家長西家短,磨一把刀的工夫,各家的底兒倒打問得實實兒的。忽而一陣朗朗的笑聲,驚得樹梢上歇著的一群鳥,喳喳叫著向遠處飛去。磨刀人一聲吆“好咧”,主婦們接過刀,想著家里還有一大堆事呢,慌慌地往家走。
  “叮叮當——”一根扁擔晃晃悠悠進了村,扁擔兩頭是兩只籮筐,籮筐上兩只簸箕,簸箕里臥著一大塊又甜又糯的麻糖。敲麻糖的老人姓趙,人們都喚他“麻糖趙”。老人手上一把小錘,一把弓形的敲麻糖的鐵片,老人嫻熟地讓兩個鐵家伙發著清脆的鈴音。聽到鈴音,大人孩子們都知道“麻糖趙”來了。孩子們腿快,先涌了過來。老人擱下肩上的挑子,笑瞇瞇的,手上的鐵家伙當當幾下,每個孩子的嘴里都含上了一塊碎小的糖粒。大人們來了,家里面備下的酥果、米花、花生仁,都等著化了這軟麻糖做糕點呢。年初一早上全家人一人來上一塊這麻糖做的糕點,一年的日子都會甜甜蜜蜜。
  換豆腐的,爆米花的,紅薯換粉條的,有板車推著的,有自行車馱著的,有肩挑著的,吆喝聲此起彼伏,不絕于耳。年集一天比一天熱鬧了,一順排開的攤位,攤前攤后都擠滿了人,攤販們一邊回答著人們的各種提問,一邊找貨遞貨收錢找錢,有些手忙腳亂,恨不能多生出幾雙手來。有孩子哇哇哭,原來是剛買的氣球,一不留神飛上天了。一旁的母親仰頭看看,無可奈何地笑,給老板遞過錢去,孩子接過新氣球,破涕為笑。賣鞭炮的攤子前,有人問,老板,你這炮子質量咋樣?老板不回話,兀自拿了一截剪短的鞭炮,“嘩”一下點著,扔出去,噼里啪啦一陣爆響,老板笑,問的人也笑。問的人不再多話,指點了要的鞭炮,付過錢,接了鞭炮歡天喜地而去。
  最忙碌的是家里的主婦們,她們才是年戲的主角。被子要拆洗,屋子要除塵。殺了年豬,要腌肉灌香腸。小院子里,今天掛的是“銀幕”(被單之類),明日飄揚著“萬國旗”。臘肉臘腸被陽光輕撫著,親吻著,滿院子活色生香。二十五磨豆腐,二十六蒸饃饃,二十七大掃除,二十八打糍粑,二十九做米酒……“主角”們攢足了勁,一直到年三十,團圓飯上了桌,這場年的大戲才算到了一個高潮。
  臘月這場大戲一直延續到新年正月結束才徐徐降下帷幕。這場戲年復一年地上演,盡管某些場景,某些情節,完全相似或雷同,但人們依舊毫不疲倦,樂此不疲地出演著,甚至對新一年的演出滿懷激情,殷切期待,無限憧憬。這是一場沒有結局的大戲,這戲、這情、這景,令人沉醉,真美。
  

分享到:

我有話說

用戶名:登錄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并不表明東楚網立場。
Copyright ◎ 2006-2013黃石市東楚傳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
主 管:中共黃石市委宣傳部 黃石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主 辦:黃石日報傳媒集團 電 話:0714-6516673
鄂B2-20090010-1 鄂新網備1101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:鄂備2011004 網站建議瀏覽分辨率 1024*768 手機版
河内5分彩开奖网址